当前位置:主页 > 产品中心 >

市场化改革为何难成功?

  郑州冲甲成功之后,在场边搭建的简易球员休息室里,时任延边州体育局局长的梁昌浩掷地有声地对全体冲甲将士说:“明年你们就好好打比赛,我们一定会做好后勤保障工作,让你们专心去打比赛。”我至今仍保留着当时冲甲成功后这个场景的采访录音带。然而,延边队的第一年中甲就出现了欠薪,高珲一度怒拍梁昌浩的桌子,但回过头来又自掏腰包给球员发生活费。
 
  其实这样的场景就是那个时代延边职业足球的缩影,财力有限的延边一边高喊着“延边足球要断奶”,一边却不愿意放低身段接轨真正的职业足球发展理念。于是,此后的几次职业化操作都以失败告终。
 
  2005年底,程鹏辉准备收购延边队的消息曾在延边足球圈引起轩然大波,但引发波动的不是延边足球要进行市场化,而是程鹏辉来了之后可能要把延边队带走,还要让率队冲甲的功勋主帅高珲下课。顶着压力的延边州体育局最终摆平了这些争议,和程鹏辉签署了委托经营延边足球俱乐部的协议,程鹏辉成了延边足球历史上首位俱乐部总经理,因为之前的俱乐部负责人都是体育局的人事任命,职务名称是俱乐部主任。
 
  延边当时看中的是程鹏辉经营足球俱乐部的经验和能力,但对程鹏辉团队的资本运作能力缺乏考量,之后程鹏辉没有为球队拉来赞助,拖欠工资和奖金一度高达200万,球队在2006赛季初就发生两次罢训,2006年5月,延边州体育局终止了与程鹏辉的委托经营延边队的合同,延边足球首次市场化尝试失败了。
 
  延边足球走向市场的首次试水失败后,不知道有关部门是如何总结经验得失的。随后,2007年,延边籍媒体人宋青云从韩国红魔啦啦队找来500万赞助,出任俱乐部老总,这是延边足球第二次市场化尝试,可惜没过几个月,残酷的现实就碾碎了梦想。事后,宋青云没有太直白地表达失败的原因,但话里话外还是表露了过分的行政干预严重束缚了他对俱乐部的发展设想,让他无法放开手脚去大胆尝试市场化运营。
 
  有人说,延边足球是“抱着金饭碗要饭”,延边足球空有深厚的底蕴,却没有把“足球之乡”这块金字招牌利用好、发挥好,没有让优良资源产生最大化的经济效应,归根到底还是理念上需要一场风暴。
 
  遥想当年,富德与延边足球的联姻也曾度过了让人无限憧憬的蜜月期,但最终仍以失败而告终。虽然目前关于这场失败的总结陈词还没有定论,但无论是富德还是延边,有一天追究谁来承担责任时,他们都必须直面历史的拷问。
 
  可终究,我和那么多喜欢延边队的人一样,失去了“主队”。足球依然像血液一样流淌在我们的身体里,但涅槃重生究竟还要多久?
上一篇:真人娱乐:黄善洪曾试图扭转局面 下一篇:没有了